从经济学角度看待网红经济

2022-2-15 16: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5903| 评论: 0

摘要: 近年来,“网红”几乎成为社会又一个热点,“网红”围绕的是人,网红经济学简单说就是把有话题性的“人”通过互联网以超低的成本快速品牌化后进行营销赚钱的过程,类似“造明星”的过程。当下,基于数据的网红包装、 ...

近年来,“网红”几乎成为社会又一个热点,“网红”围绕的是人,网红经济学简单说就是把有话题性的“人”通过互联网以超低的成本快速品牌化后进行营销赚钱的过程,类似“造明星”的过程。当下,基于数据的网红包装、基于社交的网红传播以及基于品牌的商业变现成为网红经济构成的三个主要环节,越来越多的“网红”们正通过内容营销将粉丝价值迅速变现,一边创造出令人惊叹的经济价值,一边冲击着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逻辑。大量的粉丝、强大的话题性、资本认可的商业变现能力、日益延伸的产业链,“网红经济”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重要的社会现象。

网红经济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众多网红又是如何发挥七十二变的本领将自身影响力变现盈利?在这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互联网+时代,网红经济又该何去何从,从西方经济学中我们已经了解到明星的收入比普通人高很多是由供求决定的。明星职业的门槛高,要求有天赋。因此,此行业的供给稀缺,尤其是天赋俱佳的明星更是稀少。而对明星的需求量又很大。尤其是网络社会,对明星的关注与热捧更是与日俱增。而近几年流行的网红与明星相似,门槛可能稍低,但是并不是像网上宣传的那样,可以迅速暴富。网红的收入直接与粉丝数量挂钩,这些出名的网红都是需要包装和投入大量时间进行技能训练的,她们并不像普通人想象的那样轻松。

因此,网红和明星的收入都没有违背西方经济学的供求原理。那么他们的高收入是否违背了价值规律呢?他们的高收入有能否可以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解释呢?

马克思最基本的思想就是劳动价值论。而劳动价值由劳动时间来衡量的。劳动分为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复杂劳动是简单劳动的倍乘。资本论中尚未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的具体换算,马克思说这是由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决定的,但是具体怎么换算他并没有说明。那么明星和网红的劳动如同普通人一样分为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好多明星要凭借大量的刻苦训练才能拿到高收入,他们的天赋当然很重要。从劳动时间和劳动价值论角度不能否定这些明星高收入的合理性。而且从一定的意义上来说,这些明星和网红是可悲的,他们并不是一直能维持高收入,尤其是到中老年后收入还不如普通人。这些职业并不稳定,光鲜的背后可能是不为人知的辛酸。当然了一个社会不能一味的追逐明星,毕竟实体经济才是一国的根本。其实网红经济学没有一点新鲜的,它的本质就是注意力哲学,依然遵循的是眼球经济学原理。眼球经济学时代也就是所谓的波普时代,有价值的是受众的注意力,为吸引眼球企业和个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搏出位。互联网把我们带入了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如何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和关注度,成为营销的关键,争夺消费者注意力的“眼球大战”也就此起彼伏。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15分钟的所谓明星并不是你就真正地可以成为明星,这是不可逆的也是不可延续的。


网红是需要团队运作的。这个商业模式就是一个特别复杂的运作,第一个就是电商平台需要社交的引流,然后是孵化器的捧红,然后是供应链,还有电商的运营,缺一不可。

支付领域的完善和营销推广的专业,为网红的变现提供了很多便利。“专业化操作”,主要表现在,由过去的打赏,向广告、电商、艺人等方向发展。国内在线演艺经纪公司热度传媒CEO邓双成曾说,“现在培养网红和培养艺人基本上采用的是同一套体系。”商业界的'网红'是马云,面向的是互联网转型的商人们,以此类推。这些'网红'们可能要创造哪些爆点、贴那些标签、说什么话写什么文章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一大帮人在背后策划、开发、运营、推广的,而非简单的个体行为。网红只是把抽象的东西具象化的一种方式。如果以理论角度理性看待,网红经济也满足了人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社交需求。

但是对于网红经济来说,关注网红的粉丝往往是对特定领域有了解或需求或感兴趣的受众,当网红推介产品时,这些受众天然地成为产品的潜在客户。而且因为网红与粉丝在长期大量的互动过程中建立的信任关系,使得粉丝对网红推介的产品更敏感也更容易接受。因此,网红经济往往能够更精准地将产品导向粉丝需求,实现“精灌”营销,极大地提高消费转化率。

从本质上看,网红经济其实是传统商品利用互联网平台和社交媒体寻找的新营销路径。对于传统品牌商来说,利用网红经济的特点和优势进行品牌的推广和传播是可以考虑的方向。​​​​